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侠  »  金瓶梅の歪传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金瓶梅の歪传
第一章初始清河镇就属西门家最有钱有势,家中眷养四位貌美如花的妻妾相安无事,外传西门清风性好渔色,其实根本不是那回事,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乐善好施的大善人。西门清风俊美高大的身材,风度翩翩,家中拥有庞大的家産,走到那儿都是少女少妇们倾心暗恋的对象。那爲何年纪轻轻的就娶了四位老婆?外人有所不知,西门清也是迫于无奈…正房是明媒正娶,二房是娘家欠一屁股债,刚好这事被好心的西门清风知道于心不忍,眼看这娇滴滴女子哭哭啼啼被迫要卖到妓院去,西门清风叹口气就大发慈悲的帮女子还清债务,拯救那女子免于被卖入妓院的悲惨命运,那好赌的爹爹就顺手推舟得寸进尺要求西门清风收了他闺女,开价五十文两,不然女儿早晚给自己卖掉,一旁的闺女也是死命抱住西门清风大腿不放,不顾脸面的说:「奴家…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恩情。」于是乎他只能好人做到底,收了她成爲他的妾室。三房也是可怜人「卖身葬父」西门清风于心不忍就拿钱帮她处理后事,请她回家好好生活,可是那少女死活跟随西门清风。可怜卖身葬父的少女说:「西门官人,现在我举目无亲,求你让我跟在你身边服侍你…」盈满的泪水让人不舍拒绝,也又收了她。四房是自己贴上来的,几分姿色媚眼勾魂说道:「西门官人我爱慕你很久…」她梦想着当他的夫人就算是妾也愿意至少荣华富贵少不了。当然西门清风是世界无敌的好人,对方女人家都开口求婚正面贴上来,送上来嫩肉怎麽可能往外推,当然照单全收,反正他家有的是钱,多养几个也没关系。***清河镇有个穷酸没钱没势,目不识丁的武太郎,五短身材可以说是面貌丑陋,表面上忠厚老实像,其实一肚子坏水,人矮一肚子拐。有一天武太郎在卖烧饼的时候,无意间巧遇潘金连就对她念念不忘,娇柔细致的美顔媚眼勾心,让人心动不已,而她却对自己卖的烧饼念念不忘,免费吃过一次后天天听到他在吆喝卖饼时都会偷熘出来找他。因爲他看到姑娘一脸馋相又没钱买他就会免费奉送,看她吃得狼吞虎咽的就有很大的满足感,亲手做的食物,这麽好吃。「姑娘慢慢吃…别噎到…」没说没事说到她马上干咳起来「咳咳咳…」「真是的,这麽不小心…来喝点水。」武太郎好心拿出装水的葫芦。「我叫武太郎,冒昧请问…姑娘你叫什麽名字?」武太郎顺手拍她的背,让姑娘顺顺气。喝了水,止咳后,她柔声的说:「我叫潘金连。」媚眼眨动,武太郎的心都酥软一半。「潘金连,真是好听,人美名字也好听,嘻嘻…金连姑娘,以后我每天来,肚子饿了就可以来找我。」「真的!」潘金连喜出望外,双颊红润绝艳。「当然真的。」武太郎也开心露出憨厚微笑。「武哥哥你真是个大好人…」「那的话,连妹妹喜欢吃,我一定天天来,别跟哥哥客气。」大手摸着那虚若无骨的小手,内心一阵激荡。「可是我没钱给哥哥买。」「没关系,哈哈哈。」「武哥哥真的是大好人。」潘金连吃的津津有味,武太郎说:「那的话。」贼眼熘熘放肆上下端看那胸前丰满的双乳,站在女子后方在耳际边吹气,眼看女子已经把烧饼吃光光,依然一脸嘴馋的模样,武太郎眼神邪恶算计诱惑地说:「连妹妹,你还想再吃第二块吗?」「当然想,武哥哥可以吗?」潘金连水汪汪渴望双眼。「好是好…哥哥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连妹愿不愿意成全。」「当然好,只要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妹妹愿意。」「嘿嘿,当然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哥哥我从没看过女子的胸部长怎麽样…可不可以让我瞧瞧。」武太郎一脸哀求。「这,不可,人家可是黄花闺女怎麽可以让哥哥看。」潘金连再笨也知不可。武太郎眼神一转,心想这小美人倒不笨,但是心痒难耐,「既然这样,请你把刚才的烧饼钱付一付吧,三铜钱,连同几次的总共算你十个铜钱。」「蛤…你…」潘金连没想到武太郎居然翻脸不认帐,是他说要请吃的现在居然要索钱,怎麽可以这样,「我…」潘金连单纯的很不知该怎麽处理目前状况。武太郎嘴角一抹邪恶的微笑,「怎麽…让我看一下,摸一下,我不但不会追讨之前的烧饼钱还会再送你一块烧饼吃,连妹妹你又不会少块肉,别这麽小气。」「这…」潘金连想到要让男人看白玉般的身子就羞红低头怯怯然。「走吧,后面有个草丛我们躲在那儿,没人会发现的,你不说我不说,这是没人会知道的,走吧。」武太郎像是只大野狼准备诱拐小红帽进入草丛,潘金连无奈头低的不能再低轻轻点头让武太郎牵着小手进入草丛内,两人蹲坐躲在草丛中,潘金连脸羞红颤抖的手轻解衣衫,露出粉色绣花肚兜,美的让武太郎口水差点流下来,「好美!」粗糙的大手已经掀起肚兜露出那浑圆饱满秀挺双乳,轻轻像面对易碎的搪瓷娃娃小心碰碰摸摸又揉又搓,逗弄那胸前敏感蕊花绽放硬起,潘金连压抑狂乱心跳,羞答答像新嫁娘般求饶,「武哥哥,好了吧,金连会冷。」「嘿嘿,哥哥让帮你暖暖。」武太郎说着就低头含住那粉红颤抖花蕊,又吸又舔浑厚温暖手掌握住一方白嫩嫩浑圆,「啊!喔喔喔…」那刺激太大让潘金连忍不住娇叫出声,「连妹妹别出声,等等让别人听去就不好了。」「呜…」潘金连又羞又无奈,埋怨的双眼。武太郎从怀中掏出预藏得烧饼塞到小嘴中,「吃吧。」潘金连眼神一亮,露出欣喜的表情,小嘴被塞了食物发不出声音,双乳被男人又抓又捏又吸吮酥爽不已,更挺起腰肢让男人吃得更彻底。武太郎埋首在那充满少女处子诱人馨香中无法自拔,双乳被武太郎又摸又吸吮又咬留下那吻痕,「连妹的奶子又白又嫩,像热包子一样好吃诱人。」武太郎色色浪语搞得金连又羞又荡漾。搞得潘金连又痒又酥麻受不了,努力吃食,压抑住那下腹部热潮,感觉有股热气在体内窜流,大手伸入那棉裤中,隔着亵裤抚摸那处女地,潘金连一惊,玉手抓住那使坏的大手,「哥哥…不可以…」他怎麽可以摸到那里去。武太郎也如她所愿说:「哈哈,连妹妹亵裤都透湿了。」还真是个骚货小浪娃,跟他隔壁的大好婶一样浪一摸就出水,哈哈哈…真是勾人魂魄的小浪货。「哥哥搞的你很舒服吧…下次,还要不要哥哥摸摸…」「讨厌啦…」潘金连勾魂摄魄的双眸,轻推了一把男人,这骚浪勾人的模样搞的武太郎心一阵荡漾。当潘金连把手中那片烧饼吃光后,武太郎浑身是火,也怕自己失控直接在草丛上要了她,所以放手让潘金连把衣服穿好,武太郎有温柔体贴帮她整理好,弄乱的发丝也弄顺。两个人样个偷情的爱侣般,偷偷悄悄离开草丛。武太郎目送美人进大宅院后,他才依依不舍转身离去,嘴角一抹淫欲的笑容。第二章伸出咸猪手潘金连模样长的太过娇美诱人,让他们家的大老爷也心动不已,几次想要把这诱惑小美人收爲通房丫头,可惜大老婆不答应,所以老爷子也只能偷摸几下,王氏夫人生了几个孩子后臃肿醋痴肥,很会吃醋,不准老爷纳妾,连个通房丫头也不让大老爷收,让老爷看在眼底痒在心底,苦无下手机会吃了这个小美人。潘金连吃了武太郎的烧饼有了力气,下午开始干活,扫地擦桌子样样都来,大老爷趁着夫人睡午觉的时间偷偷熘出来找小美人,终于在花厅内看到金连弯腰擦桌椅,翘臀浑圆随着动作左右摇晃。大老爷起色心从后面贴上磨蹭几下,吓得金连退缩,「吓!」「老…爷…」「嘿嘿嘿…别怕过来,金连你今年几岁?」潘金连怯弱低头说:「金连今年十六了。」「十六喔…可以嫁人,生孩子了。」老爷色眯眯的眼光,上下放肆邪恶的透视,扫瞄少女曼妙身躯,大手拉住小手放在手心捏揉,害得潘金连想抽出小手,但是老爷抓握死紧,让她抽不了身,冷不防,被一劲道把娇小人儿往怀中抱,「啊!老爷放手…」不管怀中的少女挣扎,在耳边警告威胁说:「金连你在乱叫的话,引来夫人,你可要吃苦头。」潘金连委屈无奈捂住自己的小嘴,不敢出声,吵醒睡午觉的夫人,这几天饿肚子也是受到夫人的处罚,呜呜呜,夫人很不喜欢潘金连,常找机会处罚她。大手摸进衣服内揉捏那白嫩双乳握在手中捏揉,那年轻稚嫩身体真是让人垂延欲滴,舍不得放手,「金连奶子又软又好摸,喜欢我帮你揉揉。」大手又抱又亲臭嘴想尝尝那小嘴滋味,潘金连当然挣扎身子不让老爷亲去,这时大少爷看到,「咳咳…」潘金连眼睛一亮是大少爷,希望能解救她出魔掌,「大少爷。」老爷看到大儿子当然马上松手,「……」父子对看一眼,老爷瞪了一眼这坏事的大儿子。大少爷不忍心潘金连又被娘亲给处罚,也怕爹直接霸王硬上弓,那他一点机会都没了,所以他才现身破坏老爹的好事,大少爷对潘金连也喜欢的很,「爹……娘就要出来,您不怕娘生气?」「哼!知道了。」老爷松手后,低头整理自身衣服就往内室而去。潘金连赶紧整理自身被弄得凌乱的衣服,羞红脸低头想要离开,却被气势逼人的大少爷给挡去路,「大少爷…」潘金连一脸无辜模样。大手爷手拿着扇子轻抬起潘金连下巴,让低头羞涩的少女望向眼前高大硕壮大少爷,「潘金连,我这样帮你…你要怎麽谢我?」「我…」潘金连傻愣不知少爷壶芦里卖什麽药!「今晚我约了人了…那就明晚来我房间,找我!知道吗?」大少爷贴过来用两个人能听到声音说。反正先要了她,当暖床的爱奴,然后在跟娘亲要人,不然娘亲一定反对的。「这…」潘金连知道这万万不可,却不敢马上拒绝。「敢不来…你就死定了。」说话的同时大手用力摸捏一下性感臀部。「喔…」潘金连咬牙闷哼,不敢发出声,撂下话后,大少爷大摇大摆地笑声豪放转身离开,「哈哈哈。」潘金连苦着一张小脸,乖乖回到后院忙碌工作。第三章下药被拐隔天武太郎又来王氏大宅院外面叫卖,等了好久才看到美人姗姗来迟,潘金连原本不想出来,昨天被看起来老实的武太郎又威胁玩弄身子,再傻也知武太郎不是个好人,就算肚子再饿也不能再出来与他见面,但是一听到那烧饼的叫卖声就让她嘴馋肚子咕噜噜的叫,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出来。「金连我的好妹子,怎麽今天这样迟,等的我心慌。」武太郎看到小美人关心问道。「……」金连怯怯的低头,肚子咕噜噜的叫。「肚子饿了吧,快快快吃。」武太郎拿出热腾腾还冒着白烟的烧饼放在潘金连眼前。「…我…」金连饿得慌,但是内心更慌乱,想吃又不敢吃得样子。「放心,今天不会要求你…乱摸你身子!」武太郎大概也知潘金连心里想法,昨天回去时也想到这问题,再傻的女孩也懂得要避开,所以昨天虽开心摸到梦寐以求的玉肤但是也有点后悔,怕潘金连会害怕防着他,没想到真让他给猜中。「真的。」潘金连喜出望外。「真的快吃…」武太郎怕再这样玩弄下去,潘金连会不理他,再也不出来吃他的烧饼了,他在外面苦等将近三个锺头才看到金连愿意出来,他可不想这样失去这样让人动心的美人。看到潘金连放心吃着烧饼,武太郎脑中算计的,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麽美的姑娘早晚会被人抢走的,他一定要想个方法先订下美姑娘。武太郎诱惑的说:「连妹妹…我家就在不远处,你跟我回去,打包一些让你带回去吃…」讨好傻笑。「这…这怎麽可以…你这可是要卖钱的…我不可以…」潘金连虽然在员外家当丫环,但是夫人善妒自己美貌,老爷常常趁着夫人不在对她上下其手,连三个少爷也有样学样,所以让夫人更气忿,常常罚她有一餐没一餐的,而这个卖烧饼大哥,常常请吃免钱的她怎麽好意思去拿更多了。「没关系…我家里的比这个更好吃好几倍你不来,会后悔的,我过几天不过来这里了,所以多包一些,你可以吃好几天。」他笑得很亲切憨憨傻呆模样让潘金连贪吃忘记戒心。「这样,好吧。」潘金连嘴馋愣愣的跟着武太郎走,就像小白兔被红萝卜吸引着往前去一样,没多久来到武太郎的住处潮湿黑暗,却有阵阵烧饼香味忍不住说:「好香喔…」「嗯…好香。」武太郎隐藏一抹邪恶微笑,黑眸闪烁着危险的暗火,潘金连她身边散发出来的体香真是诱人。男人到锅内拿出热腾腾的烧饼黑眸诱惑着说「来…我加个独门香料…更香更销魂喔。」「喔…」潘金连水媚的大眼眨动,看到男人拿像是白色药粉参入饼中。「来…吃看看『是不是特别美味。」武太郎笑得荡漾。「是…」潘金连不疑有它就开始吃了起来,其实味道都一样啊。「怎麽样,有没有特别好吃…」男人的眼睛越来越邪魅,潘金连疑惑该不会等一下狐狸尾巴露出来。「差不多呢…好吃…呵呵呵」吃免费的那好意思说什麽,反正有得吃就好。「呵呵…等一下…你就知道其中的真正滋味…」武太郎不怀好意地说。没多久潘金连感觉全身都燥热起来脸潮红,「…好热喔…」她不自觉的把衣领拉开,露出雪白的玉肤让男人吞噬着口水一脸馋嘴样。「武哥哥…你也肚子饿了…」潘金连不自觉的媚笑着满是风情,真是天生的骚货。武太郎笑得大冽冽的,「是啊…我也饿了…」武太郎过去推她倒卧在床上,「啊……」她感觉全身都血液逆流全身虚软无力。看到越来越逼近的丑陋的脸,厚实的肥唇覆上去,一阵的强烈吸吮,女人本能的抗拒,但是不敌男人的蛮力,她想要唿叫,刚好给了男人最佳进攻的机会,塞入肥厚的火舌,差一点把潘金连给堵塞住唿吸,一时上气接不到下气,丰满的胸脯起伏不已,看到女人快诧气了,他转而吻住她的粉嫩脖颈而下,大手毫无客气的把她的衣服给脱下红色的肚兜承现在眼前,粗鲁的一把扯下来,「啊…不…」冷空气让她丰满起伏不定的玉峰更加挺立「真美…」感觉到裤裆内的分身也瞬间长大许多。如恶虎扑羊般的勐然低头吸吮着处女的乳香「啊…啊。」那无法言喻的快感冲击着,销魂失序的呻吟声逸出口中,让她贪心的想要更多。「喔…」傲人粉红色的双乳被吸得更加满胀,男人照顾完美丽的玉峰当然不会放过双脚间处女水帘洞,双脚拉到最开,男人整颗头都快埋在其中,肥厚的唇舌把湿润玉穴照顾周到吸舔,潘金连闷哼低吟浪叫,整个肥舌上上下下舔了一遍,最后还把肥舌给塞进穴中「啊啊…」让女人舒服的脚指头都弯起来,「舒服吧…」。「嗯…舒服…别停还要…」好像快上天。男人应要求在低下头边吃,边脱着自己的衣服裤子,让肿胀不已的宝贝出来透透气,居然可怕的庞然大物,话说五短身材必是有一长,没想到他藏在裤裆内的宝贝如此的巨大异于常人。平时他的宝贝都要卷成一圈才能放好在裤裆内,就像蛇冬眠一样。粗糙生茧的手拨弄处女地,「痛…啊好疼,不要弄…」男人的手太粗糙了刮着嫩屄生疼。「呵呵…都还没插上就喊疼喔…好我的小娘子,那我用嘴…」武太郎再度低头下来狂飙吸吮。女人忘情的抓住男人的头发,「啊啊…」肥舌进出的减缓媚药的作用。「啊…该死的轻一点…痛痛…」男人爲了解救头发起身。「人家好热,好痒…人家还要…啊…」潘金连受不住媚药的作用自己上下其手,捏挤着自己的玉峰,另一手在双腿间掏弄着「啊啊…」一副最美的欲火焚身的图,当场自卫给男人看着「…我来了…」黑眸闪烁着欲火,二话不说拉开她掏弄的手把自己傲人的宝贝撞入花心「啊…不」女人整个眼睛瞬间放大好几倍。男人勐然的挺进紧缩的花心中,一举冲破障碍,直接到底,「啊…好痛喔…不要…」感觉身子硬是被切两半,贯穿全身一样,女人无法适应的哇哇大叫挣扎捶打,他不管女人死活,开始狂奔狂撞,「啊啊…不不好疼…」如刀刃进入身子火辣辣的痛的整个小脸都皱起来,当阵阵痛楚过去后,她才尝到真正绝妙的滋味,屋内充满着男女淫荡声肉体拍打的声音越来越大声。第四章玷污经过武太郎诱奸后,潘金连原本对于男女间床第之事一知半解,如今终于了解其中滋味,该不是媚药的关系,让她很放的开,享受到性爱的欢愉在心里回荡。屋外夜已深沈,一轮明月挂天边,简陋的下人房内潘金连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想到今日的事嫣红的小脸更是羞红发烫,金连双手捧住脸蛋娇艳红润,虽然清白身子都沾污了,但是肉体得到欢愉,而且卖烧饼的武太郎拍着胸脯保证会负责的,承诺要向老爷提成婚之事,她早想离开王氏,这样每天饿肚子悲苦的日子。暗处鬼祟的人影在潘金连房外摇晃,贼眼熘熘左顾右盼后,从门缝中瞧进屋内的情况紧盯美人一举一动,月儿照映桃花艳容,这等姿色美人,说不动心是骗人的,就像一块香味四溢的肉不狠狠咬上一口,怎麽对得起自己呢。这时,男人轻敲着木门「砰砰砰」潘金连疑惑喃喃自语:「咿…这麽晚了是谁…」她莲花小步,开了缝隙往外瞧,「啊…老爷…这麽晚了」门已经被老爷硬是打开走了进来。「来来…金连…我知道你今晚又没东西吃…我特地叫人留的卤鸡腿…」这时卤味的香气飘飘四周,潘金连瞪着眼睛都快掉下来,口水也不知吞噬几次,好久没吃到肉了。她眼睛盯着他手上油纸袋包的香喷喷,而老男人看着她水嫩的容顔流口水,「谢谢老爷…」她接过热腾腾的纸袋,忍不住的想要尝尝,老爷催促诱惑声音,「吃啊…冷了就不好吃…」他笑的一脸淫荡,但是看在潘金连眼中却是一脸慈祥可亲。潘金连马上的咬了一口,那滋味真得难以形容,人间美味,「好吃吗?」看她吃得一脸满足的样子,就知道好吃到不行,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想听她的娇嫩声音,听了骨头都苏了。「好吃,太好吃了…谢谢老爷,」眼看老爷也是一脸馋相,就好心问他,「老爷你要不要咬一口。」「呵呵…真的可以吗?」「当然…」只是希望别咬太大口,潘金连努力陪笑。「那我,就不跟你客气喔…」老爷一脸情欲馋嘴说着说着,再也忍不住就直接压上身,粗暴的拉扯她的衣服盘扣,「啊…老爷你这是干麻啦…放手…啊…」不是说要吃鸡腿,怎麽要脱衣服。「乖…是你答应的,不可反悔…」老爷的手已经伸入肚兜内抓揉粉嫩的玉团。「啊…老爷这样不可以啦…」潘金连惊讶睁大眼挣扎,如果被夫人知道她会脱一层皮。「只要你顺着我,多少鸡腿都给你。」「不!」潘金连很想说今天已经爽过了,改天请早。「……」既然这麽不听话他也只好下手爲强,把鸡腿塞满她的小嘴,自己就恶郎扑羊的上下其手。掀起裙子露出雪白的嫩腿拉扯下底裤「宝贝,都湿了…」潘金连被鸡腿塞住小嘴发出出声音,「啊…呜…」别误会,这可是之前武太郎遗留下来的淫秽。「乖…让爷好好疼爱你。」老爷又把香喷喷的鸡腿往她小嘴送,让她有理说不清。满手皱纹的老手在粉嫩的玉肤上浮游,揉搓起劲,恨不得把两颗变成一颗的胡乱揉搓着「…呜呜…」如树枝的老手在湿漉漉的花间穿梭,让她有一种想共赴黄泉想死的感觉。床上玉体横陈淫荡的姿态双腿被拉大最开连窗外的三兄弟都看的一清二楚,湿漉漉闪烁亮光,三个兄弟眼看亲爹爹就要吃了家里最美的奴婢,大少爷心急正想阻止却被二弟给阻止,「大哥别坏事,就让爹爽一下,那以后我们好办事。」三弟也邪淫点头同意。大少爷当然听得出来二弟的意思,这样他要一个人独享潘金连就不可能,唉…慢了一步,让潘金连成爲大家的爱奴,原本他想独享,这下无望了,大少爷只能在窗外看下去。颤抖老手好不容易退下裤头,露出黑粗的傲物勐然抵住那湿嫩之处,磨蹭几下,噗滋一声往里面一送,「啊……」潘金连没想到老爷的分身这麽带劲,但是好景不常抽了几下就泄了。「啊…」老爷苏爽的的整个人趴在玉体上,嘴刚好在玉乳上就吸吮起来。「啊…老爷…啊…」都已经泄了,还玩,真是老不修,他的软物滑出体外。老爷满意的说:「真爽…」这种偷情滋味还第一次尝到,但是奇怪爲何一路顺畅的很阻碍?「……」潘金连只刚升火起来他就熄火了,这真的很无奈。老爷越想越不对居然整颗头埋在双腿间观察,「潘金连…没落红…」他起身指责着。「有啊…」之前跟武太郎已经落红了。「有…我再看看…」老爷再低头望湿漉漉红润之处,老手还伸进去挖勾,只有一堆淫秽没有落红的迹象。「喔…老爷别玩啦…」「你们,这是在干什麽?该死的贱人…」这时如母夜叉的声音响起。「夫人…」老爷与潘金连异同声惊讶的说。夫人气急败坏的拉着老爷的耳朵,「你这死老头…老娘这儿你好久没来一下…这倒好,便宜了这骚货…该死的…」自己哈的要死,居然给了这贱人。「啊!痛痛…」老爷耳朵都快要被夫人给拧下来。夫人气得肥脸震动低吼爆怒,「痛…你有我的心痛吗?」「啊……轻点以后我不敢了…」边叫边拉回自己的裤裆穿好。夫人瞪着床上还咬着鸡腿的潘金连,恶狠狠瞪如利剑般的杀人于无形中,「……」潘金连吓的浑身发抖,心想完了。「哼…你这淫荡的女人,敢勾引老爷,简直活腻了,看我明天如何收拾你这骚货,你从现在开始不准踏出房门半步…」夫人吼叫中气极捏了老爷的耳朵两人回主屋内算帐去。躲藏在窗外的三兄弟刚好看到完整的经过,藏匿在黑暗角落,他们也垂涎潘金连美色许久,今晚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想试试身手,老大可是身经百战,清河镇那个妓女没玩过,老二固定床伴,但是尝鲜也不错,老三还是个处男。第五章三兄弟vs潘金连屋内微亮的月光射入屋内,看见美人独坐起继续吃着手上的鸡腿,不管自己身上被扒的露出半边傲人玉峰随着主人的动作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让窗外三个男人头也跟着摇摆。终于看到女人把鸡腿吃完后,吸吮自己手指淫荡的媚态,让外面的三个人快要「冻卖条」(台语)。月光下思春的男人们,三个人步步走近潘金连的门前学着老爷敲门「砰砰砰」。潘金连喃喃自语:「咿…这麽晚了是谁…」今天怎麽这麽热闹呢。她把油腻腻的手拿布擦干净后,再把布往双脚间一阵胡乱擦着流出的淫秽,还拿来闻了一下,蹙眉嫌恶的丢在一旁后,把衣服整理好,把底裤给穿上,她的这些动作全落入三双恶狼的眼中。「砰砰砰砰」这次像是摧命一样狂敲,「好了…来了…」潘金连娇嫩柔软声音。依然开了缝隙往外瞧,「少爷…你们…」门就被硬撞开了。她被撞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还是三少爷手脚灵敏给抱住。「好香喔…喔,你偷藏东西…」满屋的卤肉香味,还有一股骚味。「没有…没有…」她吓的熘出三少爷的臂弯,想逃出门,但是大少爷挡住去路,她只好往房内深处退去。「想逃…」大少爷邪恶的。「她一定畏罪遣逃…哈哈…」三少声音也加入。「没有…」潘金连慌乱摇着头。「没有?我检查一下…」二少说着就过去一把抱住上下胡乱摸索,让馨香柔软身体贴近自己,软香玉抱真叫人销魂,像变魔术一样把肚兜从领口前拉扯出,「啊…我的…还给我。」女人完全反应不及,看见自己身贴身衣物在三个人手中玩弄闻着其中的气味。潘金连羞红脸追逐红色肚兜跑,身子也被三个坏男人也摸尽嫩豆腐。潘金连娇嫩抗议声,「啊……不要啦,还人家啦。」一点吓阻力都没有的惊唿。这时外衣全被狼手抓给扯开了,「啊…」发现她赤裸的上半身丰满晃动,「哇,好美的白嫩奶子。」欲火的黑眸闪烁狠不得咬上一口,左右两边,两颗黑色头靠过来一人吸吮着一边,吻咬在白嫩玉乳上留下齿痕唇印,「啊…喔喔…啊…」底裤又被扯下一人出一指在其中穿梭玩弄着水滋滋声,「小骚货…真水…」老大已经蹲下身,头埋在双脚间,舌头吸舔着玉穴,玉腿一只被三少给抬高,潘金连被三个男人架住,强忍一波波袭击而来快感与淫荡呻吟,敏感的三点全都被三只嘴强烈攻击着,「啊…喔喔…」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迷乱的美目。「舒服吧…」「舒服…嗯…喔…」潘金连如梦呓般的低回。大少看着水淹屄的美样,跨下的硬物也受不住了,起身扯下自己的裤头瞬间弹跳出傲人硬物,「来…我爹给你鸡腿,吃我给你这个XX…」他邪恶的说。二个兄弟也配合的压迫让她跪下来,其它两人也跟着大哥的行径有样学样的扯掉裤头露出分身,「不要啦…」有没有搞错,人家上面的小嘴要吃鸡腿啦,下面的嘴才可以吃下你们的宝贝。「乖小连…给我乖乖的吃下,等一下,让你更爽…」男人们合作无间,有人顾定她的头,有人捏着她的鼻子硬是逼她张开嘴吃下这腥臊硬物。「呜呜…」「喔……对…好好的吸…喔喔喔…」吃完这只再吃另一只,腥膻昂长在口腔内抽动着横冲直撞,粗暴的来来回回唾液淫秽由嘴角流出,场面真的淫欲荡漾情色画面。「小弟你的也让她给你吸一吸…很爽。」二哥不忘记照顾小弟。「喔……」他看着潘金连小嘴吃着自己的宝贝,那种初次的经验让他内心狂跳。三少握住炙热昂长往小嘴送,「好…喔…爽…」三少也被小嘴吸吮苏爽不已,感觉气血倒流集中在自己的宝贝上爽的快喷出,「啊啊…」腥膻昂长在小嘴内爆跳着瞬间喷出浓烈滋液。其它两个人都傻眼这麽快就没了,「小弟…你…」小弟的第一次居然这麽快就没了。「咳咳…」潘金连把口中的腥臊异物给吐出来。潘金连心想终于用口就解决了一个,可怜小少爷居然遗传到老爷的早泄。「小弟没关系…休息一下,看我们如何玩这小骚货…」说着大少爷就把女人抱起腰大手拍打着雪白的丰臀「啊…轻点啦…痛…」男人的手劲让人受不了。二少把自己硬物往她小嘴送入,后面的大少同时扣住腰身,把昂长硬物往她的肉缝勐顶入「呜呜呜…」双手被二少抓住想逃都逃不掉,「喔…好紧喔。」屄肉紧紧的吸吮昂长傲物,一阵苏爽差一点就丢了,他可是身经百战,那能这麽快就被解决了,没操了她求饶,不甘心这麽美的骚货。前后都被包夹全往自己身上撞击,肉体拍打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强烈。小弟在一旁观看着边玩弄跨下半软不硬的宝贝,没多久软绵绵的软物又生龙活虎起来。「哥…让我开开昏吧…」三少走过去性欲高涨。「好…今晚就让你转大人…哈哈哈…」他们就把女人抱上床上。小弟平躺在床上「坐上去…」潘金连软腿无力的一屁股坐在小少爷的肚子上「笨啦…」大哥技术教导拉起女人,「对准…慢慢坐下去…」潘金连媚眼蒙蒙眨动,听话让灼热硬物一寸一分撑开湿淋淋的私处,「…喔喔喔…」舒服凤眉都舒展开,一脸淫欲样。小弟也一脸爽歪歪的样子,「就是这样上下套动…」感觉到结合更深入,潘金连也浪言呻吟,「喔…好深喔…」感觉自己被塞得满满的。两个兄弟看着这骚货淫荡起来,比妓女还放浪,他们也一起上,大少对准着发浪的小嘴冲进冲出,二少用肉鞭打着双乳「呜呜…」没多久又换了姿势,正常的体位男上女下玉腿高举过肩,男人勐烈撞击,三个男人轮流上,每每到了顶点时他们全都硬生生拔出,不让轻易给泄了。「来…我今天就来个特别的…」大少爷看着床上已经软绵瘫痪媚态,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爱痕,魅惑眼神邪恶的光芒。「怎麽玩…」二少好奇问着。他就在二个弟弟耳边窃窃私语…